够刺激的男女肉文段子

来源:ayzkmy.com 时间: 2016-10-25 所属栏目: 好词好句 人气: 3572

  刺激的肉文段子篇一:
  雨秋棠初入帝都的时候,是冬天。那年雪下得很大,绵密的雪花顺着衣领飘进去,往往能将人冰得狠狠哆嗦一下。

  那时候的雨秋棠是十八重楼的弃徒。说是弃徒,也不够严谨,毕竟雨秋棠是自己叛出十八重楼的,十八重楼的主人悬赏百万白银求雨秋棠的首级,悬赏一万两求雨秋棠的消息,可惜数月间并没有人能得到那一万两,遑论一百万两白银。

  雨秋棠走进莲柔坊的时候,谁也没有认出她。传说十八重楼的首徒是一位绝世美人,艳如海棠,丽若明珠。挟着风雪的寒气踏入莲柔坊的,却是一名披着大氅的英挺公子。

  “这位公子怎么称呼?”老鸨扭着身子堆着笑小步快走过来,凑到雨秋棠身边,恨不得贴上去。

  “这是十万两的银票,”雨秋棠不露痕迹地躲过老鸨,从怀里掏出厚厚一摞银票:“这家青楼我买下了。”

  “哟~我这生意红火着呢,哪能卖了,帝都地贵......”

  “二十万。”雨秋棠挑眉淡笑:“让所有人在一天之内离开这里。”

  老鸨眨眨眼,有些惊疑于这位陌生贵公子的手笔。

  见老鸨没有异议,雨秋棠将银票放到老鸨手上,转身将门口放置的一人高的瓷瓶击碎,清脆的声音让莲柔坊一下子静了下来。

  “在下十八重楼弃徒雨秋棠!”雨秋棠声音微扬,眼角眉梢说不出的桀骜睥睨:“明夜于莲柔坊待天下豪杰!”

刺激的肉文段子

  刺激的肉文段子篇二:
  刀锋的凉意如同秋风,瑟瑟指向女孩眉间。

  “下次若再让我看见你同他们鬼混,我便杀了你......”十八重楼的女主人的刀堪堪停在女孩眉心。倘若不是小巷四下无人,只怕刚才那一下会令常人怀疑十八重楼的女主人是不是鬼魅之身,极动与极静间竟没有丝毫缓冲,显然她对自己的身体已经控制入微。

  女孩毫不怀疑师尊要杀了自己,上次师尊如此暴怒的时候,十八重楼出动了十三位牌主将大燕奉文太子刺死在大燕先帝面前,最后砍落奉文太子头颅的就是师尊。那一刀先是刺入了侍卫的身体,而后横劈下去砍在了太子脖颈,一刀两命,行云流水般的动作。

  女孩咬紧牙不说话。

  “我不许你与他们一起,”十八重楼的女主人一字一顿,眼底冷光涌动:“否则我不介意再另找一个弟子。记得了吗?”

  “......秋棠记得了。”

  刺激的肉文段子篇三:
  每到深夜入眠,她总是会隐约梦见一个女人,发长委地,亮如生漆,往往沉默无言,偶尔抬头,匀净的瞳色便会让人忘了她的面容。

  说是隐约,因为大抵她总在稍远处,身边总是吵闹,有心说话,开口却无声,急得狠了,猛一挣,便醒了过来,又是一天。

  她说与别人听,别人总是半信半疑,半信是为她向来不虚言妄语,半疑......这世上哪会有人十几年间的每夜都会梦到同一个不认识的女人......

  “说不定是你的性幻想对象......”学心理的熟人分析得头头是道:“古人不都是常梦与神女交嘛……”

  可是......梦了这么多年......我都没和她“交”啊......她心存质疑......

  当天夜里梦中,她呆呆看着女人捏着宽大的袍袖,低头款款向她走来,身姿极尽柔美。

  “可否......与卿行云雨……”

  刺激的肉文段子篇四:
  “别......别弄了......”阿枝又想逃了,她的爪子在木屑上不安分的抓着,细声求饶。

  “不行!”我换了个姿势,压在她身上,扭动身体刺激她。阿枝的身体很软,压上的时候像是陷在了柔软的棉花糖上,她轻轻哼叫着,带着些委屈的哭腔,尾巴却悄悄缠在我的尾巴上......

  “阿枝姐姐~”我咬了咬她的耳朵:“我在......欺负你哦~”

  我总是喜欢奶声奶气地调笑她,看她无可奈何地包容忍让,她虽然体型比我大,性子却温柔极了。

  “别......别弄了......”她的身子向前一窜,险些把我甩下,我知道我刚才使了坏,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。

  “没......没事吧……小花?”她连忙问。

  “乖哦~阿枝姐姐~”我得意地把鼻子放在她耳后磨蹭:“要~好~好~叫~出~来~哦~”

  外面的人类你看什么?没看过花枝鼠谈恋爱嘛?肯定还是单身

  我抽了抽鼻子,轻蔑地扫了一眼“形单影只”一脸激动的人类......

  刺激的肉文段子篇五:
  她偶然得到一本旧书,没有书名亦无作者姓名,扉页一行漂亮的行楷小字:“书中颜如玉。”

  她哑然一笑,只当是书摊的小贩不知从哪里收来的印废的残次品。然而粗略一翻,竟是一女子的日记,并无年月日,流水账般的纪事。然而词语雅致,字字珠玉,令人心尖一柔,如浸温水。

  将书买回后,她彻夜挑灯夜读,对书中女子起了十二分的好奇心,此后每每闲暇,便忍不住细细品读。

  “书中颜如玉,待卿久矣。”她疑惑地看着扉页新出现的行楷,却不防手中的书忽然化作一名沉静纤秀女子,落在她怀里,低敛了眼眉,唤她:“良人。”

  刺激的肉文段子篇六:
  山琥又跑到别的山头打架了,把人家的地盘闹了个天翻地覆,脸上带着几道抓伤趾高气扬得胜而归。

  “......又去逞威风了?”坐在洞外等了多时的王姑娘冷哼一声,吓得山琥尾巴一缩,连忙把头摇得拨浪鼓一样。

  “嗷嗷嗷……”被王姑娘揪着耳朵拖进洞里的山琥痛得直叫。

  “你也知道疼?”王姑娘年方二十,冷着脸跟山琥的母虎一样。山琥泪汪汪的瞅着王姑娘,眼里尽是求饶。

  “干嘛去了?”

  “呜.......”

  “说人话......”

  山琥连忙化成人形,趴在王姑娘的膝盖上,两只还未收回的毛茸茸的虎耳动啊动的,眼睛满是无辜:“上次你家鸡舍的鸡崽不是被西山的狐狸糟蹋了嘛……我是去西山帮你讨个说法……”

  “......不就是几个鸡崽吗,”王姑娘的脸微微缓和,目光顺着山琥不安分的耳朵移到了山琥的胸前......山琥红着脸低下头......正打算扭捏一下......

  “......你胸口的是不是有块儿破了?正好我带了针线,你脱下来我给你补上吧。”

  刺激的肉文段子篇七:
  那是一场戏,一向美得大气凛然的女星反串男角。如刀锋利,如花妩媚。与她在大床上躯体交叠,唇舌勾缠,做一场风月云雨共赴瑶台……

  “和你接吻真好,”她被女星拥在怀里,不知被什么冲昏了头脑一般在女星耳边故意呵着热气动情说道:“我都有感觉了……”

  然而她看到的却是女星惊慌失措的面孔。她一下子反应过来,调笑着搪塞过去,只当是顽笑话......

  恍恍然半生过去,昔年繁华旧影哄笑残声皆已不再。

  她独自坐在异国街道的咖啡馆,看着或东方,或西方的面孔从身边经过,仿如身在梦中,醒来便是隔世。

  刚刚停靠在对街车站的公交里,女星一眨不眨地望着她,手放在窗上轻挥,低声招呼“还好吗……”

  她低下头端起咖啡杯,公交车缓缓发动,驶离车站。

  我们到底错过了什么......她失神想着,继而摇头笑了笑,望着车流人流,一切如旧。

  刺激的肉文段子篇八:
  娴妃娘娘最近身体一直不太好,德妃淑妃去看了好几次,娴妃都睡得沉沉的,让太医诊脉,太医揪胡子揪了半晌,也只憋出了一句:阴虚之症。

  “你说,娴姐姐是不是中邪了?”淑妃担忧不已,抬起头问一边的宫女。

  “......应该不会吧。”宫女的脸色变得很奇怪。

  晚上娴妃终于醒来,看着又偷偷从墙翻过来的皇后娘娘,哀叹一声:“你......你这般索取无度……妾身支持不住啊……”

  刺激的肉文段子篇九:
  海边渔村的一处小码头,凌晨出海的渔夫满载着海物归来,一艘小船静静停靠着,偶有好奇的人看过去,也看不出个究竟。“别看了!里面是个老太婆!等死的!”搬运工卸下渔船的海货,拍了拍出神的工友:“头发都白了,估计挺大岁数了!”

  “......作孽啊……也不知年轻是是干啥的......临了了连个养老送终的人也没有......”搬运工自顾自的摇头叹息。

  一名白衣贵公子走到码头,来往的都是做力气活儿的穷苦人,身上穿得都是褐色的粗布衣裳,于是白衣贵公子往码头一站,鹤立鸡群般夺目。

  “哟,那是谁?”搬运工擦着汗,看着贵公子一步一步走下石阶,直到破旧的小船前。

  “嚯!老太婆养了这么个贵人还住船?”

  贵公子似是踌躇不决,过了好一会儿才踏进船中掀帘钻了进去。与刚才的犹豫不同,这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。

  “师尊......”雨秋棠看着眼前的背影,怔了良久。

  “你认错人了……”那人头发雪白,故意哑着嗓子:“我不认识你......”

  “师尊......”雨秋棠扑上去从背后抱住那人,头抵在那人背上,呜咽着:“你......你不要秋棠了吗……你竟然骗秋棠......”

  “你认错人了……认错了......”那人只是反反复复地念着,想要掰开雨秋棠的手臂,几番尝试无果,终于捂住脸哭出了声:“我太老了……秋棠......我太老了......配不上你了…...”

  刺激的肉文段子篇十:
  帝都的一条小巷中,灯火通明,来往的食客挤在又细又长的过道,等着摊主们从食摊的大锅中捞出老汤煨着的卤味杂煮,就着辛辣上头的劣质酒水,过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夜晚。

  “欸,听说了没?宁卫的雨大人辞官了!”一名额上有刀疤的男人探着身小声说道。

  “雨秋棠?她不是一直不在京城吗?”白须汉子皱着眉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  “我听我小叔说的,他今日当差,正巧今上在和卓大人骂雨所长。”刀疤男子眼睛溜溜转,面有得色。

  “......我倒是忘了,你小叔是宫里的人,”白须汉子敲着桌子:“雨秋棠手上还有十八重楼,难不成她和今上闹翻了?”

  “厉大人......”白须汉子背后突然传来似笑非笑的声音:“我宁卫的事您还是不要费心了,雨所长就算离开,十八重楼也是站在今上一边的.......”

  声音刚落,白须汉子猛然回头,周围熙熙攘攘只是平常,并无可疑,再转过头来,刀疤已不知何时扑倒在桌上,汤水与黑红的血流了满桌......

"小编整理不易,小礼物走一走,万分感谢!"
赞赏
够刺激的男女肉文段子
1 元
1.68 元
5.20 元
6.66 元
8.88 元
自定义
谢谢您的赞赏
保存
取消

版权声明: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,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,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,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:[email protected],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。